我知道這件事情會跟以往一樣,很快就被許多新聞掩蓋而被遺忘,霸凌這行為是永遠不會消失的......

绝望-depair

 

最近大家針對網路霸凌有許多感觸和意見,以往,我若是看到關於霸凌的新聞,都會下意識避開、轉台,只想逃避。

至今我還在努力從這陰霾努力走出中,但至少,現在終於可以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感觸了,

碗桂部落格早期文章大部分都是晦暗、諷刺的風格為主,中間隔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文章,不是不想寫

那是因為痛到寫不出文字,也已對"渴望有人理解"完全不抱任何希望......

我在國中時曾被班上的太妹太保霸凌,在當時還完全沒有霸凌這個字眼出現,除此之外,也還沒產生家暴這個名詞。

 

是的,小時候我就常被家暴,打到高中時期時和爸爸拿菜刀相向,那階段是我憤怒超越恐懼所產生的反應,

關於家暴以後有機會再提吧!先說說我是如何被霸凌的。

 

記得國中時,那些太妹時不時就要把我叫去廁所甩我巴掌給別班的太妹太保看,我的課桌椅常在快要上課時突然不見,不然就是被拆成一堆木頭。

黑板上常有嘲笑我罵我的圖和話,老師們看到了也只冷靜的說:值日生請擦黑板。

但都是我自己上台默默擦掉,誰幫我擦掉就是下個被霸凌的對象。

我求助過班導,但反而讓太妹打得更兇,而班導師也只是蜻蜓點水的處理後就沒反應,

我也求助過父母,碗桂的母親非常心疼我,當時她想用以暴制暴的方式還擊那些欺負我的太妹太保們,

可我的父親跟我說:一定是你哪邊做得不好,他們才會找你麻煩,不然為什麼不欺負別人只欺負你?好好跟他們和睦相處吧!

這句話讓我的價值觀被混淆了。但我到底哪裡錯了,怎麼沒人告訴我,為什麼我寧願被父親毒打也不想去上學了呢?

 

我居然乖乖把父親的話聽進去,然而心裡另一個聲音卻是充滿恨意,只好每天在洗澡時自導自演假裝那些太妹與太保們都被我反擊了!

後來受不了想轉學,可是卻被那間學校拒絕,原因是他們覺得我轉進他們學校將會是個大麻煩。

直到第二次轉學,母親哭著拜託他們讓我在他們學校念書,我才轉學成功。

我以為以後我只要好好念書,念到好一點的學校就可以遠離霸凌,好學校=好品性=零霸凌。

在碗桂剛上大學沒多久,從沒談戀愛過的我就因為初次感情糾紛而遭到排擠,範圍甚至擴大到整個系上,這次是遭受到語言上的霸凌。

還來不及準備轉學考,我的精神就承受不住崩潰生病了,我變得常翹課、對人群非常恐懼,常窩在宿舍蒙頭大睡。

 

憂鬱症在那時期並不普遍,只有大醫院有看精神科,加上精神疾病不像身體生病有"具體的證明" 因為外表看起來很正常...

父母對於我這樣大的轉變,非常難接受,將我貼上偷懶、沒用的標籤,認為碗桂好手好腳很正常,幹嘛不用"意志力"重新站起來呢?

然後為什麼自己女兒還要自殘自殺、常喝得爛醉給父母擔心?

 

這幾天,吳宗憲對於網路霸凌提出「二八理論」http://www.ettoday.net/news/20150423/497063.htm

我認為這個理論適用於言語霸凌的預防、事先防範,對於事後的補救效果不大,若被霸凌的對象精神已出了問題,並不是靠"意志力"扭轉想法就會恢復正常。

每個人能承受的霸凌程度不同,就像我是遇到第二次霸凌才崩潰,或許有人第一次霸凌就崩潰,也或許有人兩次霸凌都撐得過去......

且若要我來說,第二次的言語霸凌要比我第一次肉體霸凌來得更痛,更可怕!

因為言語的傳遞和網路的速度快得讓人無法招架,當自己還在調整心態時,一波又一波猛烈的抨擊一直襲過來,一堆又都是匿名的人,讓受害者活得草木皆兵。

我非常能體會那種感覺,當時在學校裡走動,經過我身邊的人都讓我覺得像監視器一般,所以幾乎都單獨躲起來,

想發揮自己所長,也想過正常人的日子,卻被這無形的牢籠套住,絕望,是的,深深的絕望!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擺脫病魔,還要看多久的醫生吃多少的藥?

然而黃金歲月卻是不等人的一直溜走,每天醒來看到的只是一片荒蕪,太痛了!

 

希望沒受到霸凌的人,能用「二八理論」強化自己面對語言攻擊的防禦力,因為誰也不知道下一個被霸凌的人是誰。

我只能寫到這了,真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碗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